黄金新闻
黄金新闻

中国汽车,沿着“一带一路”跑起来

2019年1月,在浙江宁波舟山港梅山港区,一辆辆崭新的国产汽车井然有序地驶入滚装船中。这批国产汽车的目的地是马来西亚。章勇涛摄(人民图片)

——编者

不久前,装载着2602辆中国国产汽车的“维京海洋”号滚装船,驶离位于宁波“一带一路”建设综合试验区核心区的宁波舟山港梅西滚装码头,前往马来西亚和以色列。对宁波舟山港来说,这艘船的作业让其首次完成外贸汽车滚装出口超1万辆;对中国汽车产业来说,则是驶向“一带一路”广阔市场的又一坚实步伐。

作为重要的消费品和交通工具,汽车在国际经贸合作中具有体量大、实用性强、效果直观等特点。沿着“一带一路”,中国汽车产业提品质、拓市场,形成了长城、吉利、奇瑞、长安、广汽、比亚迪等一批具有独特优势的自主品牌,受到越来越多国家的欢迎。据不完全统计,中国汽车“走出去”海外产能已超过150万辆。

精准把脉消费需求

——“沙特地表温度常高达70摄氏度,我们的产品就根据特殊气候、温差做最严苛的试验”

中国制造的汽车,靠什么赢得用户?精准研究市场、满足消费者的个性需求,是中国车企努力的方向,也得到了“一带一路”相关国家的认同。

早在10多年前,叙利亚汽车商萨米尔就对一次车展上的奇瑞“风云”轿车“一见钟情”。车展结束后,他一路追到安徽芜湖,找到奇瑞汽车董事长兼总经理尹同跃,希望促成“风云”出口。二人在大街旁站着匆匆谈了10分钟,就这短短10分钟,敲定了首批10辆奇瑞风云轿车出口叙利亚,拉开了奇瑞“走出去”的序幕。

“每进入一个海外市场前,我们都会深入研究当地的产业政策、市场情况、消费者行为习惯等,并进行相应的产品适应性开发。即使同一款奇瑞车,在国内、国外市场卖的配置和功能可能也有所区别。比如,中国消费者偏爱小排量涡轮增压车型,而一些中东国家消费者偏爱大排量自然吸气的车型。此外,像沙特这样的地方,地表温度常常高达摄氏70多度,我们的产品要根据当地特殊的气候、温差、路况环境和消费者个性需求等进行严苛的试验,做适应性开发。”奇瑞汽车国际公司副总经理杜维强说。

如今,奇瑞控股集团旗下的奇瑞汽车、奇瑞商用车等多款产品,远销全球80多个国家和地区,其中“一带一路”相关国家和地区占到46个。奇瑞在“一带一路”相关国家的销量占到集团出口总量的80%,奇瑞也连续16年保持中国乘用车出口第一,累计出口超过140万辆。

新能源车,是中国汽车产业的一块闪亮招牌。2018年起,比亚迪海外市场新能源车发展进入快车道,在西班牙、瑞典、意大利、智利、巴西等国家的多个城市赢得订单。其中,在哥伦比亚,比亚迪设计的电动车比美洲国家传统柴油客车节约了60%的成本与75%的维护费用;在英国,比亚迪专门结合伦敦的城市特点打造具有轻量化车身、可利用夜间低谷电价充电、内饰配置具有服务性和舒适性等特点的双层电动大巴。这些成果的背后,离不开比亚迪多年来在电池、电机、电控等新能源车全产业链核心技术上下的功夫。

实现本地化生产

——“汽车产业走出去,不仅仅是把产品卖出去,而是与全球合作伙伴联合,通过协同与分享来占领制高点”

与普通商品不同,现代汽车制造是一项复杂的系统工程,需要产业链上下游企业紧密合作。在“一带一路”合作过程中,中国汽车企业注重在海外开展并购并进行本地化生产,从而降低成本、扎根当地、加深合作。

在英国、瑞典、比利时、白俄罗斯、马来西亚等国,吉利控股集团建有世界一流的现代化汽车整车和动力总成制造工厂,拥有各类销售网点超过4000家,产品销售及服务网络遍布世界各地。其中,吉利还在瑞典哥德堡、英国考文垂、西班牙巴塞罗那、美国加州、德国法兰克福等地建有五大工程研发中心、五大设计造型中心体系,共有研发设计人员2万多人。在海外布局的过程中,吉利汽车实现了与沃尔沃汽车、伦敦电动汽车、宝腾汽车的文化融合、人才融合、技术融合,协同效应正在发生聚变。

“以‘共商、共建、共享’为原则的‘一带一路’倡议,实现了参与经济体的普惠发展,而且形势越来越好。21世纪,全球汽车产业面临巨大的创新机遇,汽车企业单打独斗很难赢得这场战争。我们必须与全球合作伙伴联合,通过协同与分享来占领技术制高点。”吉利汽车集团副总裁杨学良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表示,通过长期探索,吉利已经从当初单一产品贸易“走出去”的思维转变为产品、技术、人才、标准与资本共同输出的产业战略布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