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金新闻
黄金新闻

我有4448位微信好友,但我却觉得很孤独

文|李弯湾

这4千多位好友,是怎么来的呢?

除了家人、同学、同事,一些因工作而产生交集的——好友?我不知道该怎么称呼他们,是熟人吗?不是;是陌生人吗?似乎也多少还有些瓜葛。

除了这些,还有相当多的一部分,就是因为喜欢我的文章、有情感问题要向我倾诉的读者。

在微信里,他们有一个共同的身份——微信好友。

尤其是我遇到一些烦心事,特别难过的时候,我打开微信,发现一个可以好好聊聊天的朋友都没有。

比如我失恋的时候,心情特别糟糕,糟糕到——似乎下一秒就要从崩溃的边缘摔下去那种糟糕。

我打开微信通讯录,准备找个人讲一讲。

从A滑到Z,第一轮,犹豫了半天,一个想说的都没有。我又翻了一遍,找到了两个人,觉得这两个人应该算是最理解我的朋友了。我说,我失恋了。

他们都没有问我到底是怎么啦,为什么会分手这些问题,只是连续发了几句“振作点,不要太难过了”“失恋而已,以后会找到更好的啦”这样的话。

很显然,他们只是不想被这种负面情绪所耽搁和打扰。

那一刻我才确认了一个事实:我,没有朋友,真的没有。

那时候,我觉得很孤独,特别特别的孤独。加上我作为一个以写作为生的人,社交活动就不是很多。老家在贵州的山里,现在只身一人在北京。

在北京的时候,天天宅在家里写文章,几乎没有什么社交。有之前的同事或者老同学组织聚会,我都会觉得实在是太累了、太远了,不想去。去了都会后悔,觉得还不如一个人待着。

回到老家的时候,虽然身边都坐满了人,但大家都不会深入聊天,最多就是问问工作如何、收入如何、有没有女朋友、什么时候结婚等等这些让人觉得麻烦或者厌烦的问题。

聊不到深入的话题去,即便是聊了,聊着聊着,隔阂就显现出来了——没法聊了,因为大家互不理解。

我觉得自己还蛮孤独的——跟这个时代的很多人一样,包括很多因为我的文章而找我倾诉的人——几乎所有的人,无不感叹不被理解,无不感叹活得很孤独。

我们这样的孤独,算是很惨吗?仔细想想,似乎也还好。

我们有很多理由说服自己——我只是不喜欢社交而已,这只是一种状态、一种情绪、一种选择,有时候我自己一个人待着,还觉得挺舒服的嘛。

毕竟,这样的孤独,跟真正的孤独相比起来,这只是正常人生活的一部分而已。

什么是真正的孤独呢?孤独症才是。

孤独症是什么呢?过去大家所认知的自闭症,不带感情色彩的讲——孤独是一种病——这样的孤独,真的是一种病。

我们这些成天感叹孤独的人,其实是很难体会那些真正患有孤独症的人的。

比如,在知乎上有一个问题,叫“得了自闭症(孤独症)是怎样一种体验?”

其中有一个匿名回答,讲了他长大了之后,才发现自己小时候得的是孤独症,他还举了很多例子,比如:

他会把自己锁在阳台上;上课的时候他会旁若无人地喝水;上课时旁若无人地突然跑回家;旁若无人地站起来;跑若无人地摇椅子。。。

他的童年,没有朋友,甚至没有一个愿意跟他说话的人。他能背书,背得也算是伶牙俐齿,但就是“坐在屋里像被掐死了似的”,他几乎无法与人交流——他都不能去小卖部退一包多买了的方便面。

好在,他没有智力障碍——而很多孤独症的患者,是有不同程度地智力障碍的。

这位答主在他答案的末尾,写了一段让人很伤感的话:

“存活至今,你们不屑的泯然于众人,是我多年苦苦学习才掌握的技能。”

“妈妈,时至今日我才明白我的种种怪像可能是因为我有些先天的缺陷,我们就像有些人天生没有脚,一直学着用手走路那样。我永远不可能像其他孩子那样抱着你的脖子说想你,我再伶牙俐齿也学不会和你分享喜悦和悲伤,为了泯然众人,为了不给你们添麻烦,我真的尽力了。”

“这不是我的福祉,仅仅是我的不幸。”

他的孤独症,是孤独症的患者中,属于程度较轻的那种,至少他现在还能有组织有逻辑的问答问题,而很多患者,他们甚至都没有时间的概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