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金新闻
黄金新闻

小说:她想不通,为何一个个光鲜亮丽的外表下却有着一颗丑恶的心

他们坐在靠窗边的雅座,菜当然很好,因为聚贤楼的大师傅曾在南王府做过菜。尤其是那一道‘雪山龙凤虾’更是色香味俱佳,虽然‘登萍渡水’白家在江南雄霸一方,白凌波也未尝到如此鲜美的菜肴。她自幼食钟鼎鸣食,何曾吃过半点苦头,这些时日流浪在外风餐露宿,大城大埠中歇宿又要注意家中派出寻找她们的人。想象中快意恩仇策马江湖的生活没有感受到,身上带的银两日益减少。带着她少女的梦一路走来,她见过许多人,鲜衣怒马年少多金的剑客,名震江湖的武林名家,销金窟中一掷千金面不改色的浪子,风度翩翩的名门侠少。她高兴极了,原以为报出白家庄的名号,这些人一定会非常的仰慕她,对待她会像白家的门客一样俯首帖耳,想闯出一番天地还不是手到擒来,那时她的侠名传到白家庄,谁还能说女子不如男,她爹想让她嫁入吴家的念头兴许就淡了。假如白凌波的头脑像她的武功一样高明,她当然可以如鱼得水一般的顺利。可惜,如她这样未在江湖中走动,四体不勤五谷不分毫无阅历的小姐在老江湖的人眼中无益于送上门的一只肥肥的小白羊。上当受骗的事几乎隔几天便遇到一次,或贪图她的美色或想通过她靠上白家。她想不通,为何一个个光鲜亮丽的外表下却有着一颗丑恶的心。

见到他的那一刻,她忍住悲苦的同时,心中有着丝丝的自豪,为了见他一面这一切所吃的苦头都是值得的。老天毕竟待她不薄,冥冥中自有天意,竟然让她在京城遇到了夜阑风,这是不是证明他们之间还是有缘分的,不然怎么会这么巧呢?从小到大她要的东西,无论是多么难总有人千辛万苦的找来送到她的面前,只为博她一笑。可感情呢?她懂得,强求不来的。白凌波的性格表面强硬内心柔软,她对待生活向来是豁达的,少有不开心的时候,如果有也是一阵风,转眼间她就能找到让她忘记伤心的理由,也许是一支将开的花,或者是一顿美味佳肴,所以人们看到的永远是她爽朗的一面。

而夜阑风呢?他是个性情决然的汉子,万海川的死他很难过,不过事情以发生了,他就有勇气去面对,多少次都是一个人紧握刀锋冲向黑暗的未知,人在江湖就得学会享受寂寞。残忍与血腥,温情与渴望,他体会的比任何人都深刻。

佳宴必有美酒,他们当然也要了而且是好酒。

 夜阑风倒了一碗陈年的女儿红,顿时满室飘香。扬手示意,自己先干了一碗,然后对白凌波道:“你爹他还好吧,这一晃快有十年没见了。”

白凌波听他说起白震脸色瞬间阴沉了下来:“他身体好的很,只是……哼”她本想说出离家的原因,见九娘在此毕竟不是什么好事,话说一半咽下了。

夜阑风摇摇头倒没多想,面对九娘抱歉道:“九娘,让你跟着受牵连,受惊了,我敬你一杯压压惊。”

九娘端起酒杯,浅浅的喝了一口:“公子严重了,你没事就好。”

白凌波持箸沉吟,对待怎么称呼夜阑风的问题上她左思右想,按辈分应该称他叔叔,可心里又委实不愿,总感觉差着辈分有距离感,唤他大哥又嫌突兀,思索半天下定决心就叫阑风,这样亲近些。这位姑娘肯定与夜阑风关系匪浅不然六扇门的人怎么会以她相要挟,他们之间到底是什么关系呢?

白凌波看看夜阑风又看看九娘,装作若无其事的问道:“阑风,你还没给我介绍这位姑娘是……”

九娘的脸色刷的一下变的苍白恨自己早就应该离开,一个青楼女子还奢望什么感情呢,能留下一段美好的回忆已经是上苍的恩赐了。她的身份本就让人难以启齿,留下只能是自取其辱。

夜阑风仿佛没有注意到白凌波的称呼也没有看到九娘苍白的脸色,微笑道:“哦,是我疏忽了。凌波,这位姑娘是潇湘苑的九姑娘也是我的好朋友。九娘,来我给你介绍下”说着一指白凌波,“这位姑娘是白家庄的大小姐白凌波白姑娘是故人之女。”

好朋友。九娘心中叹息一声,一个词让她的心瞬间被温情所填满。她是个很容易满足的女人,她也是头一次被人认真郑重的介绍给人认识。尊重别人就是庄严自己,她忽然有一种莫名的感动,还有什么能比心上人的尊重和认可更重要的呢,尤其是像她这样的女子。

九娘掩饰住情绪的波动,眼波盈盈的微笑道:“白姑娘,九娘有礼了。”

白凌波心中同样一声长叹,她明白了,九娘一定是夜阑风的女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