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金新闻
黄金新闻

1957年的《十二怒汉》,竟然影射到现代互联网社会

悟电影,聊人生,大家好,这里是【吾聊电影】,一部文学或艺术作品,只要著作权权利保护期终止,就进入了“公共版权领域”,今天我们就聊一部“公版”电影,1957年的《十二怒汉》导演西德尼.吕美特,是一部剧情片,但是在我看来却是一部悬疑惊悚片,到最后又成为一部意义深刻的人性科教片。

1957年的《十二怒汉》,竟然影射到现代互联网社会

第一次看这部电影的时候,就让我觉得一部电影如果内容好到极致,那么任何特效,乃至任何颜色都是多余的,我们先大概了解一下剧情,一个在贫民窟长大的少年,因为涉嫌谋杀而被告上法庭,有数个人证指控就是他就是杀死自己的亲生父亲,犯罪动机、时间,以及凶器都已在案,判处死刑可以说是板上钉钉的事儿了,此时法院施行的是陪审团制度,由十二个不同的人组成陪审团,他们会成为案件的旁听者,最后成为案件的裁决者,不过他们的结论必须要达成一致,才能最终判定少年是否有罪,如果罪名成立,少年将会被判处死刑。

1957年的《十二怒汉》,竟然影射到现代互联网社会

一开始除了一个建筑师之外,其他十一人都投男孩是真凶,我们暂且把这十一个人称为反派,认为男孩不是凶手的人称为正派,这个建筑师一开始并不是认为男孩是无罪的,只是觉得目前的证据不足以说服他,而十一位反派则认为它在浪费时间,因为单是人证就有三个,建筑师顶着1:11的局势开始分析,其实一开始在别人闲聊的时候,只有他就一人在窗边回忆案情,这里反派的十一人认定男孩有罪,除了现有的证据之外,有很大一部分是对于嫌疑人出身的排斥,由于男孩出生于贫民窟,甚至有用刀伤人的前科,因此反派认为男孩就是凶手,这明显是我们判断事物的一种假想证据,在这里同时也反映出了美国一个敏感的话题:种族歧视。正派则认为这种事其实是男孩比较可怜的一部分,因为她在家暴中长大,反派越说越嗨,甚至得出结论,贫民窟里的孩子都是垃圾,这引起了一个审判员的强烈不满,因为他就是从贫民窟里出来的,这样也算是间接反驳了上述的结论,于是众人暂时抛开偏见。

1957年的《十二怒汉》,竟然影射到现代互联网社会

那即便不说出身,那凶器总该没错吧,一把独特的弹簧刀,并且可以证明是男孩买的,这时正派建筑师甩出了一把一模一样的弹簧刀,于是凶器失去了独特性且没有指纹不足以成为物证,这时候正方建筑师提出再进行一次秘密投票,结果是2:10,事情突然有了转机,接着开始分析证词,一个和男孩家只隔了一条铁轨的女人声称自己案发时,透过电车的最后两节车厢看见了男孩的行凶过程,一位老人则称自己在案发前听到有人说“我要杀了你”,并且他十分肯定就是男孩的声音,但是六节车厢的电车需要十秒左右才能经过一个站点,巨大的噪声根本不可能让老人听到那句行凶前的怒吼,更不可能辨认出是谁的声音,一个跛脚老人确信自己在数秒内走出房门,并经过走廊正好看见刚杀完人的男孩逃离现场,但是经过正方建筑师的试验,这过程对于跛脚的人来说起码要花40秒才能完成,又一个证词出现问题,另外男孩三小时后回到现场拿凶器的理论也不成立,男孩回来没拿到匕首就被逮了,因为凶手行凶后就已经熟练地擦掉了指纹,就这样几番推论之后,大家的心思都已经全部转移到案件上来了,而再次投票的结果,竟然是6:6。

1957年的《十二怒汉》,竟然影射到现代互联网社会

此时众人已经满头大汗,闷热的天气使得这个案件更加焦灼,此时一场大雨倾盆而下,大家的心情也冷静下来,接着贫民窟出身的陪审员从弹簧刀的使用方法,再次提出了伤口方向的不合理性,一位老者则通过一个鼻梁上的压痕及摸鼻子的动作,判断出有同样现象的目击证人视力有问题,并且在案发当时那个证人也可能没戴眼镜,到现在所有可以指控男孩的证据都出现了疑点,再次进行新一轮的投票,局势已经变成了11:1,此时只有一个狂暴男从头到尾都不肯放下对男孩的偏见,因为他的儿子也曾犯下错误并受到审判,于是他受到了来自十一对火眼晶晶的灼烧,最后这位暴躁男终于说出了心中的痛苦,并说出自己的心声:男孩是无罪的。

1957年的《十二怒汉》,竟然影射到现代互联网社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