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金新闻
黄金新闻

法律人当怒与否,因何而怒:电影《十二怒汉》观后感

法律人当怒与否,因何而怒:电影《十二怒汉》观后感

佛语有云:“一花一世界,一叶一菩提。”花叶虽小,却意境幽远!若是一部电影也能以极其简单的艺术手法表达出深远的意境,如同在“一花一叶”中蕴藏无限禅机般发人深省,那么这部影片必定是经典。

《十二怒汉》便是电影史上的经典、更是法律题材电影中的经典之经典,她以表达方式的极简与蕴含思想的深邃让人产生强烈的心灵震撼——这是一个除片头、片尾几分钟以外,始终发生在一个密闭的陪审团会议室里的黑白故事片,剧情脉路仅以陪审员讨论案件的形式推进;这是一部有着多达十二名“主角”的电影,每个人都有鲜明的性格特征,但直至影片结束时观众都不一定能记全所有的角色,影片也仅在结尾处通过两人礼节性的寒暄简要“通报”了二个陪审员的名字(也有人称这一无关剧情主题的场景是“画蛇添足”,视之为败笔),这才让观众突然意识到这部影片的“主角”原来是有名字的……但是,我们却从“不知名”的十二位“主角”的“愤怒”中由衷生发对事实真相、法律制度乃至人性的深刻反思。他们的理性与成见、公正与自私、慈悲与冷漠、智慧与愚昧、执着与犹豫、醒悟与忏悔……诸多人性构成的复杂因子都通过十二个人的言行举止不经意地喷涌而出,并融合、纠结在一起甚至产生激烈的碰撞,这种碰撞便是“怒汉”的缘由,这种碰撞也非常自然地激起观众内心的涟漪!而这一部经典之作的引子,竟然是我们法律人非常熟悉的刑事案件,一桩经历过一个星期开庭审理,需要陪审团12名成员对罪与非罪做出事实判断的案件。我们从法律人的视角,会从影片中得获取何种启示或者教训呢?我想有三个方面:

第一,从方法论层面来看,司法应是一门“技术活”。证据是我们查明案件事实的手段,但证据是对已发生事实的再现,是围绕待证事实的解构,还是对各种“碎片”信息的加工和创造,它究竟与真相有多少距离可能每个人都有不同的判断,这种判断需要知识更需要常识、经验。影片告诉我们,审查证据时不能仅作证据零件的“组装游戏”,而不问零件本身的“质量问题”以及零件与零件之间的“不搭调”。如杂货店主声称“弹簧刀”在案发现场周边店铺仅此一把,而陪审员在邻近摊位很容易就买到同样的一把;楼下居住的老人证实听到嫌疑少年与其父即本案死者的争吵,且随后看到少年立即下楼从楼梯口逃走,而一个中风的老人根本无法在15秒内从卧室走到门口(间隔60余英尺的距离);该老人证实听到嫌疑少年与其父争吵声的证词,也与对面楼层女目击证人证实案发时有火车正好经过(严重影响听觉)的事实相矛盾;对面楼层女目击证人证实看到了嫌疑少年杀父的全过程,还说明即使有火车通过,但火车如果不开灯她完全可以透过车窗看到对面场景,但从弹簧刀的惯常使用方法和刺击部位来看,以嫌疑少年的身高难以形成那样的刺击高度,再经过她鼻梁上镜坑的分析其应是近视眼,而深夜睡觉时不可能还戴眼镜,也不可能清晰目击案发过程;还有嫌疑少年自辩当晚去看了电影,但案发后不能立即回忆电影场景,经过三个月后才回忆影片内容,控方以此证明嫌疑少年提出不在场的辩解不成立,但经全面分析,警察第一次询问嫌疑少年电影场景的时间是在凶案发生后少年回家时,地点就在凶案现场,一个少年面对父亲的骤然离世,站在父亲尸体旁又岂能如常人一般回味电影剧情?又岂能预见一时对电影剧情的记忆盲点会陡增其杀父嫌疑?……或许在真相大白之后反思这些证据细节,多少有点“事后诸葛亮”的嫌疑,并且这毕竟是电影,编剧经精心设计才将许多巧合都糅杂在一起,但我们能够因此而忽略这些“巧合”吗?司法实践中的众多冤假错案,哪一起不是由各种各样的巧合所酿成,如限期破案、侦查疏忽、社会影响、技术差错等等比比皆是。谁又能保证这些巧合不会发生在我们漫长职业生涯的某一瞬间。所以,证据也是会骗人的,不上当受骗要经过长期的实践磨砺,司法真是一门“技术活”。

第二,从价值观层面来看,良善之心是法律人的第一职业品格。当我们回顾剧情中被忽略的证据细节,可以发现这些都是常人可以注意到的细节,也是警察、检察官应该注意到的细节,但为什么会被忽略?以至于陪审团在第一次票决时也仅有1人反对判决有罪。或许这并不仅仅是一个司法技术层面的问题或纯粹的经验问题,究其根本原因是大多数人并没有真正听懂并践行法官在庭审结束、陪审团评议之前讲过的一句话:“一个生命因犯罪而逝去,而另一个生命再等待你们的裁决。”这句话告诉我们,无论是对死者的尊重,还是对生者的怜悯,我们都不能让心中的“怒火”冲昏头脑。司法裁断不是个人情绪的宣泄,不能任由主观偏见横行无忌。否则,既是法律的悲哀,也是人性的悲哀!然而,抛开成见、摒弃杂念,做一个理性睿智而又勇敢无畏的正义守护者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十二怒汉中,那位因父子不和而饱受煎熬的父亲,始终放不下对叛逆少年的痛恨,认为嫌疑少年是不可救药的“人渣”;那位买了一小时后球赛门票的陪审员,认为不应为一个“简单”案件浪费自己美妙的休闲时光;有人在讨论意见分歧严重时,主张终止讨论将案件交给新组建的陪审团去解决;有人自始自终执着坚定,而有人从头到尾漠不关心……尽管影片结局无疑是正义与良知的胜利,但我们都知道这一胜利来得并不容易。看着十二位陪审员相继释放出心中的“怒火”,我们会钦佩8号陪审员的审慎与坚持,会欣喜陪审团其他成员的理性与善良并未“走远”,会庆幸那个“暴怒”的父亲最终在痛苦流涕中仍赞同无罪意见!或许不同的人会从这部电影中得到不同的感受,就如同有一千个读者就有一千个哈姆雷特!但有一个共识是我们都能接受的——那就是内心的价值观才是外在感观的“总开关”!它主导着、决定着我们关注什么、接受什么,忽略什么、放弃什么,是为追求正义而怒、还是受偏见支配而怒?法乃善良公正之艺术,法律人也应首先具备人的道德品格。因此,“方法为用、本心为体”,良善之心才是法律人公正执法的根本保障,这从本源上决定着法律人当“怒”与否、因何而“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