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金新闻
黄金新闻

断骨“碰瓷”:我负责受伤,他负责骗钱,骗一万分五百

断骨“碰瓷”:我负责受伤,他负责骗钱,骗一万分五百

断骨“碰瓷”:我负责受伤,他负责骗钱,骗一万分五百

近年来发生的数起案件显示,有些“碰瓷”者已不惜通过自残来提高“成功率”。 (东方IC/图)

全文共4921字,阅读大约需要12分钟

有些“碰瓷”者已不惜通过自残来提高“成功率”,所伤害的身体部位,也已从手、脚、头、胸等发展到锁骨——这个位置受伤不至于对行动和生活造成太大影响。

他们“碰瓷”的目标非常明确:行驶在乡村公路上的无牌农用三轮车,这样的车出事后司机通常不会报警,愿意“私了”。

医生觉得很蹊跷:受伤的是左侧锁骨,但那小伙子右裤腿上有土,说明他摔倒时是右侧着地,怎么会摔伤左侧锁骨?

文 | 南方周末记者 柴会群

南方周末实习生 全思凝

责任编辑 | 钱昊平

作为一个故意制造交通事故的“碰瓷”团伙成员,22岁的“枪手”熊英自愿被人敲断了锁骨。

那是2018年8月中旬的一个下午,熊英和另两个同伙被人用车从广东东莞拉到湖南永州,在当地一家宾馆住下后,两个男子进入了他的房间,其中一人手里提了一个包。

“他要我躺下,然后用注射器在我的左肩处注射了麻药,我就睡着了,我一直睡到晚上十点多钟才醒,醒来后我身体一直没有什么知觉,第二天我感觉自己的左肩处很痛,知道左锁骨处骨折了。”他事后对办案人员回忆道。

熊英至今不知道敲断自己锁骨的人是谁,也不知道该团伙“老大”的真实身份。锁骨被敲断后,他就去参与“碰瓷”了,从作案到被抓,他只分到了1000元。

作为一种诈骗术,“碰瓷”古已有之,但是近年来发生的数起案件显示,有些“碰瓷”者已不惜通过自残来提高“成功率”,所伤害的身体部位,也已从手、脚、头、胸等发展到锁骨——这个位置受伤不至于对行动和生活造成太大影响。

同时,骗局的设计也越发精巧,他们不仅可以骗过医生,甚至也可以骗过交警,扬言“报交警没问题”。即使被识破,被抓的也多是“小喽啰”,幕后操控者大都逍遥法外。

1

入伙

加入碰瓷团伙之前,熊英和同伙彭涛、苏世杰并不相识,他们是在东莞虎门镇一网吧上网时,由一个绰号叫“长毛”的介绍人招进去的。

“长毛”为“杨军”(疑为假名)服务,后者是这个团伙的“老大”,其周围似乎有一个专事“碰瓷”的圈子。团伙“第二负责人”彭涛被抓后对警方说,他曾看见过杨军与他人视频通话,对方问:杨军,今天怎么样?开工了吗?搞了多少钱?

彭涛认识“长毛”已经有几年。按他的说法,早在2017年,“长毛”就曾介绍他加入碰瓷团伙。

听说“碰瓷”诈骗要先打断骨头,彭涛担心“我是不是也要被事先打断骨头啊?”在彭涛的供述中,“长毛”对他说,“是我介绍的就不需要打断你的骨头咯。”

彭涛当时没有加入,“长毛”把杨军的电话号码给了他。一直到2018年4月份时,他没有钱用了,才打电话给杨军,“杨军说他正在外面做(碰瓷诈骗),现在不需要人。”

2018年8月份,彭涛收到杨军微信说“现在缺人”,便加入了。

当时19岁的彭涛,已经有过一次犯罪前科——他在还不满16岁时,曾在网吧公然抢一个女生的手机,结果在逃跑时被女生男友追上、抓住。

苏世杰入伙的情况与彭涛类似。他曾在网吧做过网管,后来不做了,有一天正在网吧睡觉,“长毛”找到他,给他介绍了这份“很赚钱”的工作。

熊英是三人当中加入最晚的一个。在广东,碰瓷在业内被称作“撞枪”,熊英这样的自愿致残者被称为“枪手”,通常是团伙中最稀缺的那种人。

成为“枪手”对熊英来说纯属偶然,作为一个在父亲眼中“脑子不太灵光”的年轻人,他原本和家人一起在杭州,出事前不久才去了东莞,他先是在一家餐馆干了一阵,2018年8月5日辞职后在网吧连上了近一星期的网,最后身上没有钱了,“长毛”找到了他。先是“长毛”管了他三天吃饭和上网,然后就有人将熊英接到了湖南永州的那家宾馆。

锁骨被敲断之前,熊英见过“老大”杨军——但他一直以为杨军叫“张勇”,“张勇”给他说了弄伤锁骨碰瓷的事情,“(他说)医生会给我打麻药,二十多天伤就会好。以后只要我负责受伤,跟着他们碰瓷骗钱,并给我骗来的钱5%的点。我当时没有工作没钱用,所以同意了。”

“你是否受到别人胁迫参与碰瓷?”办案人员曾这样问过熊英。

熊英的回答是“没有受到胁迫,是我自愿的”。

2

套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