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金新闻
黄金新闻

李清照不为人知的一面——本人赌圣,有何指教?

现在一说起“赌神”之类的字眼,相信很多人第一浮现出来的人应该是发哥吧,香港的电影确实影响了一个时代,听说那边以前也确实存在着如电影里那般传奇的人物。

不过在平常人的生活中,精通赌术的人可不一定是他们想象中的那个样子,甚至还可能不是男的——事实上,宋代女词人李清照就堪称一代“赌圣”。

李清照可说是历史上少见的长寿女性,活到了七十三岁,真是不得了。

李清照的人生轨迹,许多喜欢她的人都比较了解,她十八岁时嫁给太学生赵明诚,四十六岁时,丈夫赵明诚暴病身亡,当时赶巧遇上战乱,她一个人还要拖着亡夫的收藏品,过得十分不容易。

四十九岁时李清照再婚张汝舟,结果婚后发现对方实际上是个大渣男,一气之下以坐牢换取一纸离婚书。

李清照不为人知的一面——本人赌圣,有何指教?

李清照一生两次婚姻,没有儿女,很显然,李清照过的是闺中才子般的生活。

她早年居住京城、山东,有许多闲暇时光,中年亡夫之后经历过一小段颠沛流离的生活,晚年住在杭州,实际讲起来,她是有很多的闲暇时光需要打发的。

独居需要找个消遣的方法,李清照的方式就是:赌博,或者研究博弈。用她自己的话,就是“深闺雅戏”、“博弈之事”。

李清照曾很坦然地承认自己是一个十分喜爱博弈的人,“凡所谓博者皆耽之,昼夜每忘寝食”。一切博弈游戏,李清照都能沉湎其中,而且都至于废寝忘食地步。

像李清照这种才高聪慧之人,花了这么多的时间在博弈上,又这么喜欢,那技艺肯定是十分高超的了。

李清照不为人知的一面——本人赌圣,有何指教?

“慧则通,通即无所不达;专则精,精即无所不妙”,这就是她本人说的自己的情况。

因此,将李清照在博弈上面的境界说成赌圣,应也不是太夸张。

李清照对待博弈,并不是仅仅拿它当作游戏消遣,她会加以深入的研究,会对游戏规则进行加工改造,会撰写文章、绘制图谱等。

李清照研究博弈的成果记载在如下:《打马图经》、《〈打马图经〉序》和《打马赋》。

《打马图经》中的文字都是李清照自己写的,图画部分则由她的晚辈所画。《〈打马图经〉序》是李清照为博弈规则所写的序言,不到六百字。而《打马赋》则是一篇赋体的抒情言志之作,文采斐然。

一般来说,博弈仅仅属于游戏,甚至在现在来讲,并不是那么见得了光,谁知李清照还能强行将它拔高了一个度。

李清照不为人知的一面——本人赌圣,有何指教?

​据研究,李清照写那篇《〈打马图经〉序》的背景,是伪齐帝刘豫向金人献策,合兵南犯的那一年,李清照在这里虽说的是博弈,但字里行间却是在讽喻当朝帝王将相,饱含着作者的爱国情愫。

看起来像是普通的博弈,没想到竟然还藏有这样的爱国热忱,何况她还是一介女流之辈,真是当之无愧的古代赌圣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