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金新闻
黄金新闻

看到这个机器人,才意识到之前瞎逛博物馆有多沙雕

刚刚过去的春节,英国布莱尼姆宫大厅里一位名叫“贝蒂”的机器人,一经亮相,便成了网络红人。

身高1.52米的贝蒂,是牛津大学下属牛津机器人研究所研制的机器人产品,它“头”戴玻璃罩,“脚”绑轮子,能直立行走,可以像人一样在博物馆大厅接待游客。

看到这个机器人,才意识到之前瞎逛博物馆有多沙雕

“贝蒂”在英国布伦海姆宫

春节期间,贝蒂在布莱尼姆宫进行了为期5天的导览试验服务。根据英国《每日邮报》报道,贝蒂不仅能提供有关布莱尼姆宫的历史信息、回答游客的提问,还能跟游客合拍自拍照、将照片上传至推特并加上#bettyinthepalace的标签。

贝蒂长相炫酷,外形酷似英国科幻剧《神秘博士》中的“戴立克”,它亲近的举止中透着一点神秘,不断引来游客围观和合拍。新奇的合拍照很快在推特上流传开来,贝蒂因此在社交媒体上火了一把。

贝蒂的走红,让来自山西地质博物馆的展厅讲解员王瑞安(化名)感到新奇,也让他感受到了职业生涯里从未有过的压力。可千万不要以为,用机器人提供导览服务,只是英国布伦海姆宫才有的福利。最近两年,中国多个博物馆和相关场馆也有了机器人的身影,王瑞安所在的单位,近来就引入了机器人“新同事”。

随着机器人的逐渐走红,王瑞安和他的同事在焦虑地思考:不久的将来,机器人在博物馆会迎来“上岗潮”吗?随着贝蒂们的进化,机器人又将为人类带来哪些惊喜和压力?

导览机器人走红背后:解说员供不应求

最近几天,王瑞安时不时会观察“新同事”“豹小秘”的一举一动。他发现,机器人同事可以讲搞笑段子哄游客开心,会做出可爱卖萌的表情,能摇头晃脑地为大家唱歌,非常受小朋友的欢迎,而这些都是生性腼腆的王瑞安极不擅长的。即使面对最拿手的解说,王瑞安也很难保证,每次都可以做到像机器人一样精准。

王瑞安的压力并非个例。最近两年,中国博物馆和相关场馆,大有“你追我赶”争相尝试引入机器人之态势,如今猎豹移动机器人“豹小秘”、云迹科技机器人“云帆”、百度机器人“小度”等,已成了博物馆的“新员工”。

机器人可以记忆和呈现大量文物资料,能实时与游客互动,这些举动都在提升博物馆的科技范。但博物馆引入机器人,仅仅是为了锦上添花、增强科技感这么简单么?经过一番调研可以了解到,讲解人员的供不应求,也是博物馆尝试使用机器人的重要原因。

国家文物局公布数据显示,截至2016年底,全国经各地文物部门年检注册的博物馆总数达到了4873家,相比于1996 年的 1219 个,翻了近四倍,博物馆文物藏品达3938.32万套。仅2017 年,博物馆接待观众就达到 9.7 亿次。相比之下,讲解人员的储备数量却没有同步增长。

这造就了一种现状:一般而言,由于人手有限,场馆讲解员通常只为领导和参观团体提供讲解服务,几乎不面向散客。现状的出现,和讲解员培训周期、工作强度、能力建设等因素限制密切相关。

博物馆短期难以培养大量讲解员。据了解,一家博物馆要培养出一个初级讲解员,仅基础讲解能力的训练,就要历经半年到一年,而一个讲解员要走向成熟,必须能将馆藏文物、遗址背后的历史故事娓娓道来,这至少需要三五年的历练。

记忆和输出数据恰巧是机器人的优势。面对博物馆这样的垂直场景,当输入大量相关内容之后,通过问询的方式,机器人可以轻松调用知识,而因为有了云端的共享,知识图谱又可以被大量复制,机器人与机器人之间协同起来,效率也很高。

长久以来,困扰博物馆的痛点,还有讲解员的编制问题和员工流失率。由于编制有限,博物馆经常要聘用编外人员来扩充讲解员队伍,而耗时耗力培养的讲解员,常常又会因待遇和上升空间受限等而流失,这种问题在地市级场馆中似乎更严重。一位来自山东淄博市的博物馆行业从业人士透露,像淄博陶瓷博物馆、蒲松龄纪念馆这样的场馆,编外讲解员占比高达80%以上。

讲解员本身的工作强度也非常大。一位来自浙江德清地理信息科技馆的工作人员,则道出了讲解员在人手不足和重复劳动下如何耗时耗力:德清地理信息科技馆日均人流量 500 人次,高峰日期人流量 2 万人次,但馆内目前只有六个讲解人员,具体到每个讲解员的工作量上,如果按照每人每天接待三批人(每批10-60人不等)来算,每个讲解员每天至少要步行20 公里,相当于跑了半程马拉松。

看到这个机器人,才意识到之前瞎逛博物馆有多沙雕

“豹小秘”在浙江德清地理信息科技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