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金新闻
黄金新闻

“泰国杀妻骗保案”庭审落幕,最后一日嫌犯当庭翻供

东方网·纵相新闻记者 陈思众 宋祖礼

泰国时间昨天(9月3日),“天津男子普吉岛杀妻骗保案”一审结束。

“泰国杀妻骗保案”庭审落幕,最后一日嫌犯当庭翻供

泰国普吉府法院 图/纵相新闻

最后一天的庭审上,被告张某凡推翻了泰国检方提出的各项证据,包括警方口供记录、保单和媒体报道等。东方网·纵相新闻从小洁家属处获悉,11月8日上午10点,本案将在泰国普吉府法院宣判,届时,小洁的父母和家人将再次赶赴普吉岛。

庭审最后一日:张某凡当庭翻供 说法多自相矛盾

9月3日的庭审从上午10点开始进行,一直持续到当晚9点多才结束。

据小洁代理律师方文川在中午休庭时的文字陈述,当日,被告律师用了大约20分钟向被告提问后,剩下的时间均由方文川律师进行质询。上午2个多小时的时间内,双方围绕警方在调查阶段的口供记录、以及媒体报道中图片和视频的真实性进行问答。

“泰国杀妻骗保案”庭审落幕,最后一日嫌犯当庭翻供

检方律师方文川7月11日接受采访画面 图/纵相新闻

出乎方律师意料的是,被告几乎全盘否认此前检方列出的所有证据。被告表示,自己不了解泰国的法律,承认杀妻是泰国警方误导所为。

“他(张某凡)狡辩说警方没有告诉他录的口供记录内容,翻译也没有翻译成中文给他听。”方文川在陈述中写道,“……我们从事30多年法律业务,没有见过这种厚脸皮、不怕死的被告。”

9月4日,东方网·纵相新闻记者联系到了曾出庭作证的旅游警察志愿者杨大威。

据杨大威说,2018年11月1日,他作为普吉府旅游警察请来的翻译,第一次在酒店属地的卡马拉(Kamala)警局见到张某凡,并全程陪同翻译。经过一晚的审讯,泰国时间11月2日凌晨,张某凡承认杀害小洁的事实,并在警方提供的口供记录上签字。

“泰国杀妻骗保案”庭审落幕,最后一日嫌犯当庭翻供

旅游警察中文翻译杨大威 图/纵相新闻

“泰国杀妻骗保案”庭审落幕,最后一日嫌犯当庭翻供

杨大威持有普吉旅游警察志愿者证 图/纵相新闻

杨大威确认,当时将泰国警方的话和口供内容原封不动地用中文翻译给张某凡。因此张某凡辩称“警方没有请翻译,也并未告知其口供内容”的说法并不成立。

下午的庭审主要围绕中国警方提供的涉案保单。此前,张某凡的父亲从儿子新房的被子里翻出4份保单。加上其他七份与不同保险公司订立的保险合同,张某凡在2018年6月20日至10月9日期间,共购买11份高额保单,身故赔偿金超过3009万。天津警方从中抽调了8份保单进行签名笔迹鉴定,结论是有7个系伪造小洁的签名。

“泰国杀妻骗保案”庭审落幕,最后一日嫌犯当庭翻供

天津警方针对张某凡所购买的保单立案 图/纵相新闻

对此,张某凡在庭上表示小洁知情,而被子中的4份保单,也是小洁放的。

当方文川律师再度询问其买保险的原因时,张某凡回答称,他有糖尿病,只能给小洁买,系为了给孩子投资理财。

但这与他此前的说法自相矛盾:在8月13日的庭审中,张某凡在自辩陈述时说,他看到小洁的姥爷去世,小洁奶奶因脑梗卧床,而小洁做体检时被查出乳管堵塞做了手术,便担心若小洁出意外,自己没钱养大孩子,遂购买保险金。

案情回顾:伪造妻子签名投上千万保金,赴泰旅游时将其杀害

2018年12月,一篇“天津男子给妻子买3000余万保险后普吉岛杀妻”的新闻引发社会关注。

随着媒体抽丝剥茧,真相逐渐浮出水面:2018年10月27日,天津男子张某凡(化名)携妻子小洁与20个月大的女儿前往泰国普吉岛游玩。两天后,小洁父母接到亲家的电话,“小洁在酒店房间的泳池游泳淹死了”。

“泰国杀妻骗保案”庭审落幕,最后一日嫌犯当庭翻供

“泰国杀妻骗保案”庭审落幕,最后一日嫌犯当庭翻供

涉事酒店照片 章红媛供图

此后,张某凡坚称,小洁的死亡是个意外。